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法律咨询
    法律研究

    (2018)案例一工伤案例

    作者: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 时间:2020-02-21 9:56:01

    民事案例

                                         

    案情简介

    2014325日,Y公司将自己承包的工程分包给无资质的案外人梁某并与其签订了《劳务分包合同》。合同对工程承包范围、内容、社会保险以及双方的责任等进行了约定。201473日,宋某经人介绍到梁某分包的H市工地做临时钢筋工,梁某未给宋某办理工伤保险,也未对其进行安全培训。201478日,宋某在工地弯折钢筋过程中,被钢筋弹出,摔落到基础筏板台阶上,被诊为左肱骨外科颈粉碎性骨折,住院19天。20141228日,经宋某申请,Y公司盖章确认,L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宋某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宋某为工伤。2015710日,经L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宋某构成九级伤残。

    审理经过

    2014年12月28日,宋某向H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仲裁申请。2015年12月31日,H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Y公司向宋某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按照工伤保险标准支付宋某各项费用共计140035元(扣除已支付的医疗费14058.35元)。

    2016年1月13日,Y公司以其与宋某之间不具有劳动关系为由向H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H市人民法院查明Y公司将其承揽的工程转包给不具有建设领域建设资质的第三人梁某,梁某系自然人,个人承包违反规定招用劳动者,给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发包的组织、个人承包经营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三人梁某也应对此次事故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责任。H市人民法院判决:原、被告之间没有形成劳动合同关系。”

    2016年10月8日,宋某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为由向L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L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建筑施工、企业矿山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者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Y公司作为建筑施工企业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质的梁某,对宋某在从事梁某雇佣活动中所造成的的人身损害,Y公司与宋某之间虽不具有劳动合同,但Y公司应对宋某的人身损害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劳动关系的确定要依据劳动关系的法律特征来判断,而宋某未提供其接受Y公司管理的相关证据。L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7年6月12日,宋某以Y公司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梁某,宋某在从事梁某承包的业务时受伤。宋某与Y公司之间虽不存在劳动关系,但Y公司应对宋某的损害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为由,向H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Y公司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即工伤保险责任。H市人民法院判决Y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付宋某工伤保险金131042.35元(但赔付的工资基数按照X省城镇单位建筑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3059元/月计算)。

    2017年12月20日,Y公司以本案应属于一般民事赔偿纠纷,宋某提交到法院的工伤认定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本案事实的依据,Y公司不应承担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由,向L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诉请撤销一审判决。

    2017年12月21日,宋某以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错误为由向L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L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根据《山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Y公司系将工程发包给不具备建筑建设资质的自然人梁某,宋某在从事分包业务时受伤,Y公司依法应承担宋某的工伤保险责任。另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的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劳动、聘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聘用合同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因Y公司未给宋某缴纳工伤保险,一审判决Y公司支付宋某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并无不妥。本院认为:依据《山西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宋某的工资应按统筹地区上年度平均工资3313.5元(2013年L市职工月平均工资)计算;宋某上诉请求停工留薪期按六个月计算符合有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代理意见

    山西杰昊律师事务所接受宋某的委托,指派王妙红律师担任宋某第四次向H市人民法院诉讼、第五次向L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的代理人,并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根据劳社部[2015]12号《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之规定,Y公司应对宋某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即工伤保险责任。

    关于用工主体责任的承担,我国法律、法规对此有明确的规定。其一,依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七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其二,《山西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其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其四,2014年9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四起典型工伤案例,其案例一标题为《违法发包的用工单位需承担工伤保险责任》,该案例适用了劳社部(2005)12号《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之规定。该案例与本案案情相似。可见,Y公司对宋某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有充足的法律依据。

    二、《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对职工应当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情形予以了规范。即: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建立劳动关系是劳动者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一个前提。但在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的人身等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必须对该劳动者实施特殊救济,即:由违法发包的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以此作为上述一般规定的例外,彰显了法律对弱者的保护和对违法发包者的惩罚。换言之,就是在法律明确规定的特殊情形下,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不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即没有建立劳动关系而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系法律的特别规定。

    三、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山西省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第5条之规定,宋某停工留薪期应当确定为6个月。根据《山西省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暂行管理办法》第15条之规定:停工留薪期工资标准应参照适用其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另据《L市工伤保险管理服务中心关于调整最低缴费基数的通知》,2013年度L市统筹地区在岗职工社会平均工资为39762元(平均3313.5元/月)。由此可以确定宋某停工留薪期工资标准应为:3313.5元/月,并以此标准计算宋某停工留薪期待遇、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金额。

    案件结果

    本案经H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H市人民法院一审、L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定Y公司与宋某之间虽然不具有劳动关系,但Y公司应对宋某人身损害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即工伤保险责任。就Y公司应赔付给宋某的工伤保险金数额,经H市人民法院一审,L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最终判决Y公司赔付宋某工伤保险金154103.35元。